我已经切实的感觉到自己没救了。
之后也不知会怎么样,大家这么好,江湖再见吧。
取关随意。

以上。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从来没注意到,原来真的可以随便编辑的……而且这个转载还无法关掉。

太阳照在绿墙山:

完全同意这篇内容,并且举起四蹄儿希望大家对于他人的【创作品】不要使用转载到自己空间的功能。LOFTER赶紧上线选择性开放转载的功能吧……虽然我不抱太大希望,毕竟LOFTER现在已经不太保护原创了。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反逆白黑】谎言是什么味道(五)

无论是什么工作,做着这份工作的是什么人,都是有尊严和所谓的矜持。

而那份特殊的工作,分手屋,自然也有着绝不能越过的铁墙和原则。

至少鲁路修·兰佩路基就没打算违背工作场合的原则。

虽然他开始选择这份工作的原因无比可笑,但他可没有毁掉自己的信誉的打算。

而且,工作是工作,个人是个人。两者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所以,当他从那股莫名的晕眩中醒过来的时候,他还是非常迅速的进入了角色。

那个名为,朱利叶斯·金斯利的——

 

“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晕吗?”

面前的人是这次的目标枢木朱雀,委托人的儿子。

朱利叶斯用眼角扫视了一下四周,眼睫低垂看不清楚他的情绪。

“这里?”

他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有点沙哑。

“这里是总部的休息室啊。你不记得了吗?”枢木朱雀的声音里带着点对同事的担心,还有着莫名的紧张。

“真是劳您费心了,不才区区在下,身体还是可以坚持住的。”

朱利叶斯坐了起来,手撑着额头,看上去还有点晕,但他还是坚持抬起脸向他道谢,即使在旁人听来这句话里带着的满满都是讽刺。

没有被眼罩遮住的紫眸里闪耀着自信的神采,看来已经恢复精神了。

枢木朱雀眯了眯眼睛,盯着那个黑色的眼罩,对那只被遮住的左眼产生了诺大的好奇心。

但是他不着急弄清楚这点。枢木朱雀抬了抬下巴,脸上的笑意完美的无懈可击。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刚才你突然晕倒了我还非常担心呢。”

朱利叶斯脸上保持着那点不惹人讨厌的轻蔑,眼底的神色看上去还有点迷迷蒙蒙,心里对枢木朱雀的评分多加了一笔。

对于不甚了解的人的礼仪堪称满分。

如果能把心底的那点恶趣味掩藏的更加完美就好了。

“等等,枢木,你在看哪里?”

朱利叶斯的声音打断了枢木朱雀的沉思,他转过视线看向这位矜贵的大少爷,朱利叶斯微微歪着头,表情里混合着不多不少刚好一点点的戏谑,仿佛对于打断了这位同僚的沉思他一点内疚都没有,反而相当愉悦的样子。

“说起来,刚才的男孩,是叫泷川对吧,是你的朋友?”

朱利叶斯直接跳过上一个问题,转而抛出一个明知故问的答案。

“啊,泷川是我的表弟,虽然关系稍微有点远,不过我家和他家住的很近,从小也是一起长大的。”枢木朱雀不知道他问这个问题的意思,但还是选择了一直以来的说辞。

早就编好的答案,看来也没少向人解释,很是熟稔啊。

朱利叶斯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下次在向我好好介绍吧,刚才突然晕倒了,没来得及打声招呼,实在是有些失礼。”

“嗯,好啊。”

到此为止,还算是在计划内的。

“不过,朱利叶斯是怎么进到我们部门的呢?”

枢木朱雀声音很轻,几乎轻到让人注意不到的程度。但休息室里非常安静,静到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那轻到不能再轻的声音都仿佛在耳边一般明了。

“突然这么说真是失礼呢,”他勾起唇角,开始了。

“但是,也是呢,突然出现一个新同事,的确是要互相了解呢。而且你们的事情我都有从塞西尔小姐那里听到,不回答你的问题的确是有些狡猾。”

“我是金斯利家的孩子,金斯利家曾经也是贵族名门,但是当曾经的荣光不复存在之时,我们也是普通的一族而已。虽然父亲时时不忘金斯利家的荣耀,但我还是不太明白。”

“就在这时向我们一家伸出援手的是修耐泽尔大人,多亏有修耐泽尔大人的帮助,我才能顺利修完两个学位,作为他帮助我们一家的报答,我要在这家公司里工作上三年。”

“哦——”面前的青年拖长了尾音,明明是一副温柔的外表,却总是带着莫名让人警惕的凌厉气质。

“这还真是……不过,这里的大家都是很友好的,让我们忘记以前的那些不好的事情,一起在这里努力吧。”枢木朱雀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在这种地方感叹有些不对,连忙转换语气,说着那些虚有其表的漂亮话。

同时,他向朱利叶斯伸出一只手,摆出握手的姿势。

朱利叶斯稍稍睁大了眼睛,不得不说一句,见面之后的几个小时内,他们还没有过一次友好的握手。

如果不算上这次的话。

所以,这是和平友好的象征咯?

朱利叶斯心里偷笑,脸上表情不显,伸出细白修长的手与其握住。脸上则露出毫不逊色于枢木朱雀的礼仪性的微笑。

“当然,让我们一起在这里努力,一起奋斗吧。”

朱利叶斯再松开手之后,低垂眼睫,嘴角悄悄勾着一抹笑,里面藏着的情绪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努力?奋斗?
他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但是现在却要靠这些东西和面前这个人打好关系,真是讽刺。

也真是相当荒唐。

塞西尔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过来,“朱雀君,金斯利君的身体怎么样了?”

枢木朱雀听到声音张了张口,似乎想要回答的时候朱利叶斯先他一步回答了,“没事了,塞西尔小姐让您费心了,实在是朱雀这个笨蛋,把我带到休息室的时候不小心让我撞到了头,所以就多休息了一会。”

“哦,这样啊,你们买回来东西都快化掉了,记得赶紧过来吃掉哦!”

“好。”

朱利叶斯转过头来,看到枢木朱雀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盯着他,嘴里欲言又止似乎想要说什么。

“你怎么了?”

枢木朱雀一脸复杂,“我没想到你扯起谎来真是一点都不脸红。”

受教了。

“你在说什么呢,你把我带过来的时候我差不多已经醒了,但就在那个转弯的时候你把我的头磕到了,要不是那一下我早就醒了,你还装什么呢!”

朱利叶斯的紫眸眯了起来,一副你不要装的表情,正义凛然到让人禁不住相信他的话的程度。

可是被指责的枢木朱雀却感觉自己很无辜啊,“哈?”

“你可不要污蔑我啊,谁会刻意让你撞到柜子那里晕过去啊?”

“谁跟你说故意的,而且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当时真的磕到我了。”朱利叶斯冲他翻了一个白眼,扯谎扯得面不改色。

枢木朱雀觉得自己很委屈,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可是面前这个人这么义正辞严的,难道是真的?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磕到了人家的头?

被朱利叶斯当面指责的枢木朱雀都快怀疑人生怀疑自己了。

朱利叶斯看着面前这人一副被训斥的大型犬的模样,强忍着自己不露出笑意,转而用一副严肃的表情来伪装翘起来的唇角,“行了行了,我现在大概没事了,再不回去你带回来的冰激凌都快要化掉了。”

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以及装病的事情也会暴露。

朱利叶斯下床用脚尖摸索着鞋子的位置,今天是第一天报道,为了礼仪问题以及第一印象他姑且穿了小皮鞋过来,这个选择直接导致他现在的脚趾尖都快失去知觉了。

在这时背后传来了枢木朱雀的声音,“哦,我知道了。”

他似乎停顿了一下,“呐,金斯利,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

朱利叶斯一边漫不经心的弯腰穿着鞋子,从后面看过去他的衣衫松了一部分,露出一截雪白的腰后皮肤。

“什么?”

枢木朱雀一边把视线从那片雪白上挪开,一边开口说:“今天早上初次见面时,你说的那句话是认真的吗?”

朱利叶斯穿鞋子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但也只有一瞬间的僵直。

“我早上说的话可多了,你问的哪句?”

 

TBC

高考加油!虽然还有很多东西想说,但还是算了吧。

最后一句,我回来了。

【反逆白黑】你的罪恶,不会被原谅

“呐,为什么?我那么的,那么的爱着你。”

“……你是个疯子。”

“哈,”那人轻笑了一下,“我从刚遇见你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好漂亮,漂亮到让人忍不住想要毁掉他的程度,但是啊,”他站了起来。

“但是,我想让他做我的妻子。你看,父亲不是说过吗?想要的就一定要掌握在手里,因为那最终会是你的。”

“……”没有人回答。

“无论你逃到哪里,你最终都会回到我的身边,当时送你走的时候,我觉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因为自己的弱小而失去所爱一次就够了。”

“你这根本就不是爱,而是畸形的占有欲而已!”忍不住反驳了他的那句话。却只换回了那个人脸上的笑意。

“不,我做到了。”他脸上维持着那种略带痴迷的笑,“你看,你现在多美,就像我们初见时你紫眸中略带的倔强的怒意,你和那时一样的美丽。”

“……你简直疯了,”被绑着的人露出混合着不可思议和震惊愤怒的神色,过于复杂的情绪让他那精致的脸庞都扭曲了,“你简直疯了。”

他重复着这句话。

被指责的人突然暴起,直接伸手捏住了他的脸颊,“不要用这张脸,”他死死皱着眉,“不要用这张脸说这样的话。不要这样说。”

语气中带着些微的恼怒和哀求。

多可笑,对一个阶下囚用这样的语气。

“呵哈哈哈哈……”紫眸中映着那张阴沉的脸,他嘴角勾出一个最为狰狞的弧度,瞪大那人最喜欢的那双眼睛,“杀了我吧。否则我违背我的信仰,也要独自去死。”

“你不会死的,”突然另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了他。

“?!”

“你不会死的。”那双绿色的眸子盯着他,里面带着明显的嘲讽。

“你绝对不会死的。”另一个声音同样这样重复着。

 

【反逆白黑】sweet life

发上来断自己后路,至于质量, 我也不清楚所以请不要在意。

梗来自于微博上的熊本面包店。

 

 时值和平年代,在京都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巷里,一家小小的面包店今天也在一如既往的早晨里开张了。

“娜娜莉,”说话的男子是这家店名副其实的店主,鲁路修·兰佩路基先生,今年22岁,有两个可爱的妹妹和弟弟,虽然和本家里的关系不好离家出走,但是有两个弟妹的支持,每天还是过的非常开心以及愉快。

“今天的准备做好了吗?卡莲她们说要晚点过来,大概……”说着鲁路修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色手表,“八点十五分的时候到。”

木质结构的二层小屋中的一楼特意拆除隔断,扩大空间,门口则一如每天早上一样挂上“营业中”的牌子。这家名为“sweet life”的店每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开门。

然后长相精致的店长大人不会急急忙忙准备迎接客人,而是会一边呼唤身体柔弱的妹妹和爱睡懒觉的弟弟,一边提着水壶浇灌门口种植的四季鲜花。

因为这是一家三人经营的小店,平时弟妹都要上学,鲁路修就询问了高中好友,得知夏莉和卡莲现在没有工作就将她们招来了这里就职,工资还算可以,主要还是大家是熟识。

虽然小店地处偏僻,在一个隐蔽小巷的尽头,但是酒香不怕巷子深,这家面包店的清新装饰和木质结构,以及最重要的,店内的可爱面包还是为这家店打下了名气。

虽然生客不多,但是只要吃过一回都会选择再来,所以回头客还是占了大多数的这家店,固执的保持着原本的样子。

鲁路修从来没有打算换个店址,哪怕熟客或者卡莲她们曾经提过这事,他也不同意,每次都弄得不欢而散才算收场。

他并没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坚持不肯换地址只是因为弟弟罗洛和妹妹娜娜莉喜欢这里安静的环境,他也对外面厌恶到了极点,每天除了固定的去离家不远的市场之外,也就是与熟客交谈这一个乐趣。

明白了他坚持的原因之后,店内的服务生卡莲和夏莉也就不再提起这件事,每天老老实实的从居住的地方骑自行车到这家偏僻的小店。

但是今天如往常一样浇花的鲁路修并没有等到推着车子的夏莉和跟在她身后打着哈欠的卡莲,小巷里响起陌生人的声音,那个声音显得略微喧哗,让他皱起了眉头。

虽然早上开门是在七点半,但是为了弟弟的宝贵睡眠时间,他早已经和熟客说好,每天即使为了买面包和早点,也只能在八点整的时候,否则本店是拒绝出售商品的。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生客,没看到他在店铺网站上写的公告吗?

咦?鲁路修楞了一下,这个公告,他,似乎还没写上去?

就在鲁路修歪着头思考自己有没有写公告的时候,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已经变得清晰了不少,依稀能听见“哇哦,***这里就是你表妹让你来的那家店吗?好偏僻的地址,连地图上都找不到啊。”

鲁路修停下手里浇花的动作,盯着小巷唯一的出口,想看看这个不知死活这么大声的男人长什么样子,而且对刚才那听不甚清楚的名字也很是在意。

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被叫的人的回答也听得十分清楚:“基诺,都说了不要这么大声,说不定附近的人家还在休息。”

被训斥的人表示很无所谓:“都已经早上七点半了,怎么可能还有人在休息。”

鲁路修听到这句话就有点不高兴了,这人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日本的高中早上八点才上学吗?这个时候高中生都还在美梦里呢,这个人这么大声还不知反省,差评!

他同行的人明显知道日本人的作息规律,不想给他解释,直接选择转移话题。“好像能看得见店了。”

旁边那个笨蛋果然被吸引了,“诶?真的?”

说着,那两个人的身影就从小巷中走了出来,刚出来就看到一个黑发紫眼的男人手里拎着浇水壶,不冷不热的盯着他们俩。

刚才还在大声说话的基诺完全感觉不到尴尬,大大咧咧的就试图上去套近乎,“啊,你好,你就是这家店的服务生对吧?”

旁边的朱雀觉得有点不对,赶忙给那嘴快的金发同僚一个肘击,结果还是让他嘴快说了出来。

不顾基诺那“痛啊,朱雀,你干什么?”的惨叫,枢木朱雀走上前一步,向那位听到刚才基诺没走心的一句话瞬间脸色变得十分复杂的男人说:“对不起,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你就是这家店的店长吧?您好,我们今天冒昧前来打扰。”

从来没见过朱雀这么有礼貌的基诺奇怪的瞥他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这个虽然漂亮但是看起来很瘦弱的店长这么尊重。

鲁路修盯着面前这个看似有礼的褐发卷毛,神色莫名,语气也很冷淡,“今天还没开始营业,”他又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还有十五分钟,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

他话还没说完,朱雀就赶忙打断,“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的。”

鲁路修皱了皱眉,没有理他,“你想要等的话请随意。”说完也不再理会这两个莫名其妙的客人,转身走进店里准备今天一天供应的商品,花也不浇了。

朱雀也没在意,让基诺随便找个地方呆着,自己则拎起被鲁路修扔在一边的浇水壶,继续那一半没浇完的花。

现在正是四月初,各种花都开得十分漂亮,京都早上的风无处不在,摇晃花枝的同时,偶尔也挠挠枢木朱雀那褐色的卷发,使其在风中微微摇晃。

基诺左右看看,发现这里像个小庭院,只有花花草草,完全没有准备给人坐的地方。他也不在意,随便找了个还算平坦的地面直接坐下。

“朱雀,”说话的人一脸好奇,“你和这位店长认识吗?”

不然怎么一上来就套近乎,这完全不像你啊。

“……不,这是初次见面。”枢木朱雀浇花的手没有停,持续而且平稳的撒着水,让土壤充分吸收水分。

“初次见面?”

基诺可完全不信,别人不知道他还不了解这位本地人的同僚?同事三年可不是白当的,这句话可能是真的,但是朱雀这个人就充满了猫腻和不正经。

“当然,我这次到这里来,只是因为神乐耶拜托我而已。”朱雀见花浇得差不多了,爽快的停手的同时,抬头向后看了一眼鲁路修。

开着窗户通风的门口很容易就能看到店里的人,鲁路修的黑发上别着一个浅蓝色的发夹,将鬓角的碎发别到耳后,看上去别有一番可爱的气息。

他手上正在忙碌,没注意到门口的两个人盯着他看了两秒,就继续自己的对话去了。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烤箱中的今天第一炉的面包,每天早上刚出炉的面包都是最受欢迎的一波,之后做的都要给早上的面包让步。

绝对不能马虎。

 TBC

无题

原作:邻座的怪同学

CP:吉田春X水谷雫

 

吉田春觉得,水谷雫的头发又细又长,像蜘蛛丝一般。

刚刚在露天的楼梯上和山贤聊了几句,对于他那个“如果水谷同学选择了我怎么办?”的问题,感到十分的不满。

于是他这么说,“她是我找到的,所以……”

所以,她是属于我的。

现在,他在五彩的灯光下看着雫的头发,随着风扬起,感觉很美好。

心里萦绕着暖暖的情绪。

他和雫谈了芥川龙之介的《蜘蛛之丝》。

“那个故事还真残酷啊,让他抓住却又让他掉下去。真不像是神做的事情。”春在寒冷的夜空中呼出一口白气。

“啊,所以这才是对他的良心的测试吧。”雫的短裙在她的膝盖上跳跃,她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和身后的春就着这个问题闲聊。

也正是因为她背着吉田春,所以看不到春有违于平时的略带阴郁的表情。

“那是出现在眼前的救命丝线吧,怎么可能会让给别人呢。”春略微低着头,被冻得通红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仿佛只是在默念着一句无意义的话。

“算是吧,所以,才会‘砰’的一声掉下来,确实没救了。”雫却与他相反的仰着头,看着深蓝的天空呢喃着。

“是啊……”春好像是回应着她一样,叹息着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他们两个之间再无交流,相顾无言。

说完这一番好像在试探什么的对话,吉田春的表情却没有缓和。

刚才山贤说的,历历在目。

“假如水谷同学认为我更好的话怎么办?”

……

春突然觉得有股莫名的恼怒,还能怎么办?!

所以他才会对雫那么说,有答案的问题都很简单。

人有时会变得不安,会说一些话来互相试探。

刚才他提起那个话题当然是故意的,但是雫的回答却并不让他开心。

那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那番回答,就像是雫察觉了他的意思,而反过来试探他一般。

“……雫的头发看起来很结实呢。”

“哈?”

春说完这句话便一直笑眯眯的。也不理会雫的略带疑惑的表情,转而说起了其他的事。

如果,只是如果。

有一天雫厌倦了和他之间的游戏,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抽身而去。春也相信她的决断力,但是不想让这件事发生的春,会做出什么呢?

刚才的回答,一点都不像表面上一般明朗。

……春会这么觉得。

如果有一天她一定会离开我,如果这个带我入世的人对自己已经厌倦了,离开了。他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可控制的事情吧。

毕竟,那可是眼前的的救命丝线啊。怎么可能会让给别人。

她一定要离开的话,我肯定会将她的腿折断,将她的手锁住,然后关在只有自己的地方,远离尘世,只能看到自己。

……她很温暖。所以不想放手。

春,这么想到。

当然,刚才那件事,还有刚才他的想法,他是永远不会告诉这个女孩。

 

【反逆白黑】broken heart

奇怪的脑洞之作,心情不好。
谨慎食用。

那一天基诺怂恿朱雀跟他们一起到酒吧去high,利瓦尔表示没意见,鲁路修一脸不同意。洛洛在旁边喊怎么能让尼桑去那种地方!一边笑颜如花的跟他说尼桑我们回去吧。

这边朱雀犹豫了一瞬爽快答应,(你刚才的犹豫意义何在)鲁路修听到朱雀答应了瞬间就不爽了。

边跟基诺说我也要去,边哄洛洛今晚早睡。

说完还隐蔽的瞪了朱雀一眼。

朱雀感觉到了视线,眯了眯眼,没说话。

到了酒吧,完全没预料的朱雀就被基诺人手一杯的鸡尾酒给灌倒了。(长岛冰茶)

这人可是七骑,喝醉之后也没发酒疯。只是一直盯着鲁路修,用那种混合着各种情绪的眼神,死死盯着人家。

盯得鲁路修应付来搭讪的女人都不对劲了。
随便的把面前的女人给打发了,向酒保又点了一杯红粉佳人。转头就问:“朱雀,你没事吧?”

喝酒不上头只是会行为诡异的朱雀继续用着那张冷脸盯人:“没事。”

说完不顾鲁路修那句“这是我的”,直接把人家的杯子夺过来,仰头一口气喝光,把杯子气势惊人的拍在桌子上,还没开口说“再来一杯”呢,整个人就瘫在吧台上弯成一只基围虾。

“……”鲁路修沉默地看他折腾,打算等基诺他们折腾够了再让人把这个酒量不好硬撑的醉鬼弄回去。

“€&$@^………”那只醉酒的基围虾嘴里吐出一连串的外星语。

鲁路修咽下嘴里的酒,面色复杂的看着他,最终还是不敌心中的莫名罪恶感。俯下身去听这个酒量不好的骑士的酒后之言。

“什么?朱雀。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

额头抵着吧台的朱雀晃了晃,似乎不大适应耳边突然出现的热气,换了个没有那种瘙痒感的方向以后满意的躺着,嘴里的醉话也清晰了不少。

“尤菲……米娅。”

鲁路修的手一顿,原本轻拍着朱雀后背的手收了回来。五光十色的灯光中他的表情看不清楚。

朱雀则又嘟囔了一连串的词语,在他那经过恶补之后好了不少的英语和从小就十分熟练的日语来回交换。

至于鲁路修则在一旁,一手拿着酒杯浅啜,一手则不轻不重地拍着醉鬼的后背,在旁人看来,温柔而耐心。

酒保在吧台里一直沉默且安静的擦着杯子,时不时回应顾客的要求调出一杯或辛辣或甘甜的鸡尾酒。

直到鲁路修杯里的酒连最后一点酒液都被喝干,他才瞥了一眼那个有着少见紫瞳的客人,无声的将一杯新的调酒推到他的面前。

在那人疑惑的视线里,酒保坦然的说:“这杯是额外赠送的。”

那个黑发而且漂亮的客人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嗤笑,抬手敲了敲玻璃的杯壁,灯光的折射将他的手指映得纤细而美丽。

“你们这里是只要客人长得够漂亮就会赠送酒水吗?”

鲁路修觉得自己肯定喝醉了,那被酒精燃烧的神经元马上就快负荷被烧断了。

酒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擦他的杯子,看那个客人没有喝的打算,才终于开口说道“这杯调酒的名字叫‘broken heart’。”

鲁路修看着杯子里彩虹色的液体,有点疑惑,他懒懒地用手撑着头,“可它看起来这么漂亮,”他沉默了一下,“就像把这个春天所有的颜色都装进去一样。”

鲁路修就这么盯着它,从颜色绚丽的红到深沉凝重的紫。

“好吧,那就,让我尝尝这‘心碎’的味道。”

鲁路修盯着它快有五分钟了。

在感觉自己入迷之前他说出了这句话。

酒保递给他一根吸管,示意他从底部开始喝起。

鲁路修把吸管插进杯子里,边喝边笑。

旁边的朱雀听到之后身体动了动,嘴唇无声的张合,吐出几个单词。

没有人听到。

两个月之后,神根岛一战。

Fin

福利(?)点梗

嗯……听说点梗是个深具传统的活动,凑巧,就在刚才(大概是几个小时之前?),在下的fo凑了个自认为不错的整数,好吧,不卖关子了,大家来点梗吧。
只限于朱修。
嗯,那位幸运粉丝我自会私信。
在这里发布的是无限制点梗,我会随机抽上……两三个?
总之一切都是顺眼与否的问题。
以上。

各位有想看的梗,或是想看我的更新(?),评论里见。

ps:虽然我觉得没人会想看我的更新就是了……

当然,如果有感兴趣的,实在想不到的,可以选择从我自己整理的脑洞里挑一个,这点还是可以有的233

给自己整理个文单好催更

这么可怕的事情,我特么居然坚持下来了……

这就是爱啊

催更的力量。

希望你能在这里找到你想看,或是你喜欢看的幸子的文。

以及声明。

整理确实得到了原作者的授权。禁止二次转载。除了原作者和本人以外。

可能会持续更新。

如果有错误请及时告知,会及时更改。

如果看完之后会更加喜欢幸子以及我,(不,后面那个是多余的

非常荣幸。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答应我,爱我,爱幸子。⁄(⁄ ⁄•⁄ω⁄•⁄ ⁄)⁄

 

不会加tag,能看到的都是随缘的人。

伪装一发更新

米蕾:鲁路修,你为什么到现在都不找一个女朋友呢?
鲁路修:会长不也是,一直以来都没找吗?
米蕾:我是这么觉得的,比起我来说,鲁路修你更需要一个男朋友。
鲁路修:……………什么叫“你比我更需要一个男朋友”?!你不觉得这句话有点不对吗会长!
米蕾:不不,完全不这么觉得。

一旁路过的朱雀暗暗地点了点头。
米蕾表示,深藏功与名。


超短小……

© [] | Powered by LOFTER